2022年8月18日

产业经济学中,有个著名理论叫“微笑曲线”。大意是:产业链中,价值最丰厚的集中在两端,即研发和市场。因为两头高、中间低,呈现“V”形,如同微笑时的嘴唇,由此而得名。放至现代农业领域,其同样受用,一头抓科研,一头抓市场,代表着高质量发展方向。

去年8月,浙江启动了以机械强农、科技强农为内涵的“双强”行动。记者发现,在这一行动的浇灌下,地处浙西山区的衢州正发生着可喜变化。通过农业科技提升产品品质,通过农业机械提升生产效率,去年,该市农林牧渔业增加值与农民收入的两项增速双双跻身全省前三甲。

那么,在衢州这片土地上,到底有什么新景象?盛夏时节,记者走基地、访农企,一睹正在上扬的“微笑曲线”。

步入盛夏,按照往常,生产节奏会相对放缓,但这两年,在“上洋机械”的厂房里,炎炎夏日仍是机声隆隆。衢州茶机在国内久负盛名,这是一家有着34年历史的企业,一直聚焦茶装备、服务茶产业,年产值超亿元,属于业内名副其实的“隐形冠军”。

“看这些模块,组装起来便是一条数字化生产线,这几年推广速度很快。”总经理黄剑虹科班出身,介绍起来如数家珍,这是摊青模块,那是杀青模块,还有冷却风选、回潮、干燥成型等模块,“特点很显著,性能更稳,效率更快,标准化程度也更高。”

过去,“上洋机械”主营杀青机、理条机、烘干机等单机。这些年,市场竞争很激烈,尽管产值并未有所突破,但由于调整经营方向,结构变化却是天翻地覆,原先“七分天下”的单机如今被数字化生产线取而代之,往往一条线售价就是百万级。

转型并非一蹴而就。事实上,近十年来,“上洋机械”一直潜心科研,招聘科研人员,引入外脑智囊,研制不同产能、不同能源方式,以及不同工艺流程的生产线。截至目前,其投入市场的各类茶初、精制生产线多条。

生产线领域,“上洋机械”已站稳脚跟,接下来,其关注的新蓝海则是——机采夏秋茶深加工高值化食品级原料茶生产线。去年,该生产线被纳入浙江省首台(套)产品工程化攻关项目,由此加速了科研成果熟化与产业化进程。一旦大面积推广,对于提升茶叶综合效益,绝对大有裨益。

衢州素有“中国茶机之都”的美誉,经历了茶叶加工单机研发、成套加工装备提升和清洁化流水线创新的三次飞跃,是全国茶机业最大的研发和制造企业集散地,其中名优茶加工清洁化流水线占了全国高端市场八成以上,实现茶机、茶叶、茶油、茶具“四茶”联动。

“随着客户群体的变化,对自动化、精细化、智能化等要求更高,也倒逼着我们跟更多科研院校合作。此时,‘双强行动’所构建的平台至关重要。”黄剑虹深感,科研就像一个发动机,只有站在产业最前沿,才能抢得先机,树立竞争优势,获得可持续发展的动力。

截至目前,衢州共有6个项目入选浙江省科技厅的“尖兵”“领雁”科技攻关计划。针对当地特色产业高质量发展存在的技术瓶颈,该市省级以上科研项目也有30个。为此,衢州还在不断健全“政府部门+科研机构+农业主体”产学研一体化农业科技攻关体系,并将建设一批连片农机研发实验基地和创新试验基地。

与“上洋机械”三十余载扎根老本行不同,地处江山市的“星菜科技”公司6年前才成立,其母公司是同景新能源集团,因为从事光伏行业,后来创设植物工厂,为解决农产品销路便成立了这家新公司,一脚跨入食品圈。

在江山市凤林镇株树村,太阳能光伏面板下种蔬菜,所种的羽衣甘蓝、紫萝莎等蔬菜收获后,再转运至加工车间,摇身一变成了冻干食品中的配料。论身价,得翻好几倍。目前,厂区内共有6条冻干生产线多种,琳琅满目,令人大开眼界。

冻干技术是未来食品新趋势。简单说,即在零下40℃速冻约6小时,水分通过低温真空脱水技术升华成气态,在不破坏原有组织结构的基础上,可保留食材的色、香、味、形,以及96%以上营养成分,无需任何防腐剂,常温状态下可长期保存。

“星菜科技”相关负责人姜亨鲁告诉记者,公司有两大主营业务,一是卖设备、卖技术,二是卖加工后产品,去年两项产值近6000万元。目前,公司正谋划建设二期全自动化冻干智能无人工厂,建成后预计年产量约1.5万吨,届时产值最高可达6亿元。

在衢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张金华看来,今后,“星菜科技”所研发的连续式冻干设备将大有可为,脱一吨水只需900度电,且产能是之前间歇式设备的5倍,关键解决了农产品加工中“卡脖子”的保鲜问题,十分有利于优质优价和提质增效。

常山县“柚香谷”的生产区内,最近同样到处是繁忙景象。这边经销商排队取货,产品刚下线,还未及进仓库,就直接上了卡车,产能完全跟不上订单;那厢的车间加速改造,根据计划,今年将新增3条生产线,七月份就得上马一条。

“双柚汁”如此火爆,老板宋伟虽有所预判,但远超其想象。15年前,他就到常山收胡柚,后来偶然间发现了香柚的奇妙之处,孤注一掷,卖掉上海别墅,开始大面积种香柚,接着又盖起工厂,与胡柚混合加工成“双柚汁”。

“三条线全上马后,年产值就能超过15亿元,预计可消化1800吨胡柚。”宋伟满怀信心,三年内,他的目标是销售额超过50亿元。在常山,通过这一批生产加工型龙头企业的带动,全县胡柚产业总产值20亿元,尤其今年第一季度,深加工产值达4.25亿,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%。

衢州市农业农村局局长郑明福认为,乡村振兴、共同富裕,产业兴旺是基础、是关键,作为传统农业大市,衢州的一产空间很有限,小农生产的分散经营现状一下也难以改变,因此必须在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上下功夫,通过生产关系的调整来释放新动能,全产业链经营便是其中重要一法。

眼下,早已过了沃柑的生产季,但在柯城区的佳农果蔬智慧农业示范园内,工人们正加紧分选和包装。因为打了时差,产品附加值得以有效提升。据了解,这个8000平方的柑橘采后数字化处理中心去年落成,有数字化的气调冷库,还有数字化的分选生产线、包装生产线,可将水果保鲜期延长约半年,不仅企业自用,也面向全区提供社会化服务。

“佳农果蔬”的老板叶先明,是衢州市柑橘产业协会会长。从种橘、贩橘,再到创办企业。如今,“佳农果蔬”已是家集研发、育苗、种植、加工、贸易全产业链于一体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。叶先明始终认为,全产业链并非大包大揽,而是发挥特长,做一家一户农户做不了、做起来不经济的环节,再通过合作经营制度形成利益共同体,方可相得益彰。

新品种繁育就是叶先明颇为重视的领域。坐落白云山下的无病毒良繁中心,承担着大果无核椪柑的繁育任务,这里是华东最大的无病毒柑橘良种繁育中心,每年可为果农供应50万株的无病毒柑橘壮苗,并提供技术指导和保护价收购,以此提高农民种橘效益。“正因为我们占据科技高地,才能赢得市场,提升附加值,再反馈给前端种植户。”叶先明说。

现在,全产业链经营成了很多衢州农业经营主体的共识。江山市的峰田家庭农场,本身种有4000多亩水稻,如今,父子俩分工有别,老爷子陈彦福专注田间管理,而“85后”儿子陈林嶓则负责农机社会化服务。

“今年,我们还想拍下9亩建设用地,建设大米加工中心、油料加工中心和稻谷储存中心。这样一来,就能从卖稻子转为卖大米,附加值至少可提高一两成。”陈林嶓头脑活络,早些年便注册了商标,补上这一产业链断点后,让他仿佛如虎添翼。

根据计划,到2025年,衢州将打造超30亿元的标志性特色农业产业全产业链10条以上,每个乡镇至少布局1个生鲜冷冻食品零售网点。届时,全市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71%以上,农业劳动生产率超过5万元/人,农民人均收入将达4.17万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