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2年8月18日

楚天都市报12月17日讯(记者余皓 通讯员许丽薇)酒店大堂女经理按惯例查房,却在客房床上惊见躺着一具女尸。而紧邻的卫生间内,一名男子手腕流着鲜血昏迷不醒。谁是凶手?

警方经侦查后确认受伤男子就是凶犯。该名李姓男子是死者朱某的丈夫。李某为何要杀妻?杀妻后,他说他肝肠寸断,他又为何会后悔?

2014年11月30日下午3时,汉口西北湖附近一家大酒店的大堂女经理余某,按惯例查询一些预退房间。她走到9楼917房间时,看见门口亮着“请勿打扰”的灯。她给房间打电话、敲门均无人应答,尝试用房卡开门,但怎么也打不开,后来用钥匙开门,发现房门被反锁。她感觉有异常,遂请来开锁师傅,强行将房门打开。

进门后,女经理打开应急灯,发生卫生间的门是关着的,里面传来打鼾声。女经理敲门无人开门。女经理的男同事胡某遂将门推开,发现有个男子坐在马桶上,双手流着血,搭在洗脸台子上。

胡某将该名男子喊醒后,准备将他扶到床上去,掀开被子,发现一女子躺在床上。女经理余某去喊女子,却没有任何反应,且鼻子和嘴角都有干了的白沫。

余某等人察觉有异,遂拨打110报警以及120急救电线急救人员赶来,经检查后表示该女子已经死亡。民警将在卫生间发现的男子带走。

经查,被民警带走的男子姓李,死者朱某是他的妻子。45岁的李某交待,妻子是他杀死的,但他是按妻子的意愿做的。

李某称,他和妻子是武汉人,夫妻感情一直很好。女儿9岁,在读小学,两人在汉阳建桥街租房住。2013年开始,他在13家银行办理了13张信用卡,妻子朱某在10家银行办理了10张信用卡。夫妻俩共欠银行85万元,每月要还银行3万余元债务。

“我们将从的钱加上自己的存款共计90万元,借给妻子的表兄陆某、表姐的儿子阿雷去投资办厂,他们承诺一年后连本带息还150万元。到期后,他们竟耍赖不还,我们借钱时考虑到亲戚关系没要他们打借条……”

李某向警方交待,由于银行天天催债,声称不还债就将他们起诉,加上朱某的亲戚又不还钱,他有了轻生的念头。2014年10月初,李某在家向朱某透露这个想法,朱某也说自己活得很累,同意和他一起去死。“我说把女儿带上一起去死,以免她一个人在世上孤单,朱某坚决不同意,说不能剥夺女儿生的权利。”

一个月后的11月29日,李某向朱某提议到一家好一点的酒店去自杀解脱。当天下午4时许,李某带上几十颗安眠药,还有控诉书和绝笔信等,和朱某一起来到汉口西北湖附近这家酒店。在房间内,夫妻俩聊起这些年的生活,后决定最后赌一把,出门花800元买了彩票,但并未中奖。

当晚9时许,李某将他和妻子的手机、换洗衣物一起丢到建设大道边的垃圾桶里。回到房间后,夫妻俩继续聊天,“妻子说我是男人,要有担当,她先吃药,没有反应后要我把她捂死……”

次日凌晨2时许,朱某服下安眠药后睡着了。李某用纱巾捂住朱某的口鼻,朱某猛地睁开眼睛开始挣扎,嘴里说“不要,不要”,并用双手乱抓纱巾。后来,李某骑到朱某身上,用双手掐她的脖子,后又用枕头捂住她的口鼻。20余分钟后,李某用手摸朱某的鼻息、脉搏,确定朱某已没了呼吸。

随后,李某到卫生间服下安眠药,又用自带的裁纸刀割腕,把手放在洗脸盆里打开热水冲,之后人事不醒,直至被酒店工作人员发现经抢救脱险。

案发后,经法医鉴定,朱某系机械性窒息而死亡。此时,朱某已怀孕三个月。而李某交待,他早就知道妻子已怀孕。

李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江汉区检察院提起公诉。17日,检方将此案移送法院审判。

记者17日获悉,羁押期间,李某痛悔不已。他在悔过书中称,与妻共同自杀赴死求解脱的做法,是相当愚蠢的,它使家庭解体,女儿失去母爱无人照顾。虽然死亡逃避了现实生活,但也使活着的人更加痛苦,承受着阴阳相隔的相思之苦。李某还深情回忆了和妻子十年共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他称,即便妻子在怀孕期间,也亲手给他做上可口的饭菜,女儿出生后,妻子更是尽到了一个母亲的职责。“每每想到这些情景,都会勾起我对她的深深怀念,使自己泪流满面,思绪万千,正应验了那句老话:一失足成千古恨。”

在看守所关押了几个月后,李某在悔过书中说,想起这些,他就后悔得肝肠寸断,以泪洗面。“但愿天堂里没有债务,没有压力,希望你(朱某)在天堂里永远开心、快乐……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